第一章 我不是楚南
下,因此,凭借宫外势力,这秦亥素来嚣张,甚至于对如今的太子秦苏,都是一副不大看的上的样子。

  当初秦楚大战之时,他的母族乃是讨伐楚国的主力,可没少有人丧命……所以秦亥一惯最喜欢针对楚南!

  只可惜却有一个秦穹横在他与楚南中间,这秦穹身份特殊,虽然只是宫女所生,一个毫无后台的普通公主,但她却是秦政在入楚国为质的时候生下的,换言之,秦皇政子女不少,但唯独楚南与秦穹,才是真正由秦皇政亲眼看着养大的。

  楚南身份尴尬,甚至都不跟父姓,自然是秦皇政的耻辱,提都不愿提起,可秦穹,随着大秦帝国的崛起,身份却是水涨船高,号称青莲公主,青者,秦之谐音也!

  由此可间其倍受父亲宠爱,哪怕是秦亥,也不敢轻易得罪!

  一时间,秦亥被秦穹逼的满脸狼狈,心底恨不得把这个可恶的女人碎尸万段,但表面上,却不敢有半分不满,他们的父皇冷心冷情,可不是什么善茬子,一旦知晓了自己得罪了秦穹,更说了不该说的话,恐怕到时候少不得一顿皮鞭,甚至于连自己的母妃都要受到牵连!

  而秦穹逼的秦亥满脸尴尬,却还不想罢休,似乎是想给楚南出气,正要再好好的讥讽他一下……

  言夫子却突然怒喝道:“都给我闭嘴!!!”

  他乃是孔子传人,儒家掌门人,胸有浩然之气,所谓养气,便是养的浩然之气,为人方正不阿,怒然一喝,自然威势十足,一时间,哪怕如秦穹,都不敢再多嘴,一个个噤若寒蝉!

  甚至连沉入自己思绪的苏景,都被惊过了神来,只觉得这个看起来颇为儒雅的男子,声音竟似带有神奇魔力,吸引了自己全部的注意力!

  言夫子叹了口气,声音转为柔和,许是对苏景突然有了几分同病相怜之意,他也不生气,只是对苏景解释道:“你的父皇,天姿英才,非我等凡俗之人所能比拟,我虽胸有浩然正气,不惧一死,却不能枉顾我儒家数万生员的性命,来此地传授儒学,确是你等父皇旨意,但他也并非是要让尔等成为儒门学子,只是让你们对诸子百家的只是都稍作了解而已,所以三月授学,到今日,也可结束了!日后,恐怕你们要学别家之学了,至于谁若对儒学有兴趣的,日后可至稷下剑宫的儒学馆寻我……若无兴趣,日后也不必称我的学生,我今日授艺,乃是被逼,跟你们也没什么师徒情分!还有你……十一殿下,如今授学已经结束,你并非我的学生,我也确实不该再管你,你若累,便回去睡吧……只是……”

  他动了动嘴唇,想劝楚南最好惜取这个好机会,秦皇政胸怀广大,意欲让自己的儿女们对诸子百家的知识都稍作了解,显然所图甚巨,若他能把握其中机会……可想了想,他如今的处境,谁会给他这个机会?

  越是天资英才,恐怕越是死的早吧!

  当下也只得叹息了一声,望着苏景的眼神带着淡淡的怜惜,这个可怜的少年,还是平庸些吧,平庸了,也许还能活个孤独终老。

  他道:“大家都散了吧!”

  “是xn!”

  所有人都恭敬应是。

  言夫子慢慢的离开了。

  苏景也起身,准备朝自己记忆中的居所走去……耳边却突然听到淡淡的一声嘲弄,“呸,只知道躲在女人裙子底下的废物!”

  “秦亥你胡说八道些什么?!”

  秦穹顿时仿佛被抓了幼崽的母猫一般,尖叫了一声,只是愤怒的声音里,却也带上了几分惊慌失措。

  苏景向她望去,正看到了她那注视着自己那怯怯的眼神……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