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章:藏在墙中的木雕
的古老罗盘,他煞有其事边比划边低头分析,并横着移动。

  最终他站到了院门左侧三尺零七寸处的墙下,没有再继续移动,接着又拿石头在离地十公分的位置划了一个“x”。

  其实赵凡这是在装模作样,因为在他之前进入院子时,便发现这林家宅院的风水格局本应是“迎财聚宝”,就开启天眼环顾了下四周,却隐隐感应到整体格局像是露了个大窟窿,以至于财气无法聚拢,流进来多少都会顺着窟窿不断地向外倾泻。

  迎财聚宝局非但没有起到应有的作用,反而变成了漏财之势!

  赵凡当时很快发现那无形的“窟窿”位于现在他标记的位置。之所以整了点虚头巴脑的繁琐步骤,并非脱了裤子放屁,而是人都好这口,如此便为造势,落在旁人眼里显得专业也就更加信服。

  赵凡收起古老罗盘,他重新拿起锤子,说道:“令林家陷入颓势的源头,就在其中,我要开始砸了。”

  “真在这里边?”林芊芊忍不住问了句。

  刘先生不屑的笑道:“岁数不大,装模作样起来却是一套一套的,呵呵,待会儿看你黔驴技穷了会如何收场。”

  “聒噪。”赵凡身上徒然升起磅礴的气势,眸光如炬的扫了他一眼。

  “这是一种怎样的眼神啊……”刘先生心头一哆嗦,他的双脚就本能连连退了三大步后栽倒在了地上,呼呼的大口吸着凉气,那个眼神竟然令他生起了畏惧之心,就像是在面对一尊招惹不起的庞然大物。

  林父心中点头,“此子果真不是寻常之辈。”

  赵凡收回目光,他深呼了口气,便抡出了手中的锤子。

  “砰!”

  那处墙体龟裂开来,随即又砸了一锤子,便是彻底碎开,出现了一个洞,直径约么巴掌大小,此时天色有些暗淡,里边黑乎乎的什么也看不清。

  赵凡朝着众人招了招手,很快,全都聚在了墙洞旁。

  “林兄,现在你亲眼目睹到了大师有多厉害吧?”王叔神色不善的斜眼盯着刘先生,说道“一边是凭借罗盘就推算出了端倪所在,一边是拿着画直接谈价钱,相比之下,谁真谁假,一目了然。”

  林父凝重的说道:“记得升龙府才建成时,我就买下来装完修入住了,却根本不知道院墙的这位置是空心的。”

  难道,他跟我不是一路的,是真正的高人?

  刘先生见状终于慌了,但他强装镇定的反驳道:“发现一个破洞罢了,看把你们忽悠的,这跟逆转林家的颓势有什么关系?”

  “不知刘先生听说过一句话没有,不见棺材不落泪,真正使林家走下坡路的不是这个洞,而是里边的物件。”赵凡说着就将手伸入了墙洞,紧接着拿出来时,五指抓着一辆精致小巧的木雕。

  这木雕是一辆古时的马车,惟妙惟肖的连马颈的鬃毛都纹理清晰。

  而驾驶马车的人却不是马夫打扮,而是一个尖脸儿、瘪着腮模样的女子。

  不过,拿出来时马头的朝向是对着宅院之外的。

  “大师……这是?”此刻,林父已是无比急切,他对赵凡的已然刮目相看,想不到一位真正有本事的大师会主动上门相助于林家,这是何等的幸运?

  赵凡事先并不知道洞中放置着什么,但在看见这只木雕的时候,就一清二楚了。他思忖了片刻,便道:“这东西名为马车拉财,别看它小,却能改变一户人家的财运。本来,若是马车正对着宅院,配上主体的风水格局,犹如锦上添花,